毕业4年从月薪1200到年薪20万:不突破,就沉沦(4)

2014-02-09 14:57 来源:互联网

我在很多时候得罪我的主管——一个精明的82年的上海女孩子,因为我实在是TMD想表现自己。

于是我的主管创下了3个月不怎么和我说话的记录,有事她就叫别人传达,开会也不叫我,交给我做的都是数据整理、处理等琐事。项目管理的思路问题她从来不告诉我。我很寂寞,每天做完事就自己抄写报告,自己揣摩报告的思路。

终于有一天,总监X叫我写一个周报,第二天在高管会议上汇报。我弄到晚上12点多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写,匆忙的堆砌了些政策新闻。报告也没有试讲。

第二天我颤巍巍的讲完了报告,台湾老板铁青着脸什么都没有说。

1小时之后,X总监从上面传下来一张纸条:别叫小朋友上来做报告,浪费大家时间。落款是老板。

对于一个一心想在上海混的人来说,这一天是我工作1年来的世界末日。

下午是和总监谈话的时间。我压抑着地情绪顿时爆发了,失控般的数落着主管的长达几个月的冷暴力和漠视!

总监面无表情的听着。

最后他说了下面这些使我终生难忘的话:

“今天做的报告不好,那又怎么样,老板没有说开除你啊?

就算开除你,那又怎么样?上海不是我一家公司,你出去不会没有人要?

就算是没有人要,那又怎么样?最多回厦门啊,你不是从厦门来的吗?

回去又怎么样?会饿死吗?

主管对你冷暴力怎么样?

不教你,那又怎么样?

和她处的不好,那又怎么样?

……”

满脑子都是“怎么样?”和“那有怎么样?”

或许长期以来我有些东西做的不对。

我争强好胜,不肯放弃,给了自己太大的压力,

 

似乎生活只有一条道路,搞不好就会死掉,活着就没有意义。

但是退一步看,我们及时失败,也不会怎么样?

适当的退后和放弃,也是对事情、对生活的一种态度。

之后的一些日子,“怎么样”这三个字一直在我的脑子里盘旋,我的心态也放松了很多,愿意主动去结交同事,话也慢慢多了。

主管有几次主动请吃饭,对我的态度也慢慢好些了。不知道是总监和她谈话原因,还是某些吸引力。

2008年12月之后,慢慢的融入上海的生活。

关于挑战和成长。

挑战和成长,其实是有直接关系的,只是我读书的时候对很多东西漠不关心,才对这层关系理解的少了。

在我工作第一年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市场分析员,当需要一个人来协调组员工作的时候,我站了出来。

于是第二年我成了主管。在我当主管的时候,当需要一个人来推动项目的时候,我又站出来了。于是第三年我成了经理。

当我在做经理的时候,部门出现了很多危机,我承担了别人不想去承担的东西。于是我又继续升职了。

我经常去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从中发现了很多机会。

现在建发的一个高级投资经理是我曾经的同事和朋友,前不久在闲聊,他也发现了这个规律。

成长的路上,要多担当一些东西,与其整天闲得蛋疼抱怨工资低,不如抽空多学习、多担当一些东西。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