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哪些出海创业者最难?

2020-05-12 13:50 来源:互联网

哪怕有说法看衰全球化,危中有机的创投行业整体是乐观的。创世资本伙伴副总裁Hope Xu认为,全球范围内疫情带来的影响是一样的,都是传统产业从传统线下业态,逐步向线上渗透的一个好时机。所以,中国互联网公司如果具备出海能力,现在这个时间点是个好的出海时机。

在她看来,出海创业的问题还是老样子,就是要花费功夫符合当地的用户习惯、法律、文化、习俗,以及疫情对当地的影响,本土用工等等。她以在线教育出海举例,互联网教育分不同类型,偏工具属性的,可以作为线上授课场景的工具型产品到海外寻求机会,例如钉钉;另一类是,输出教育内容的互联网教育公司,对于这类企业而言,更看重内容教研和运营服务能力。

真格学院院长 顾及从行业领域的角度进行了分析:疫情让中国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食品,尤其是食品卫生类等这种卫生条件有更高要求的产品冲击最大,而机械类家用办公类的冲击会小一点。此外,中小型公司也经常会遇到配物流配送时效慢、商品断货备货不足、经营现金流问题等麻烦。所以短期内,跨境电商平台的业绩估计不会很乐观。

顾及看好疫情给企业服务尤其是远程办公出海带来的机会。持续多月甚至更久的疫情,让企业微信、飞书等下载都创下了新高,更不用说zoom这样子在股市上股价飞猛迅长的海外移动办公公司,这也是一些小公司突围的好机会。

还有的就是和疫情相关的物品,尤其是医疗用品,在这几个月,可以看到大量的需求,只是后续这样的需求是否能持续还有待观望。不过可以看到的是一些现金流不好的创业者,在这个过程中纷纷转型去做医疗器械。之前一些做美妆的、做化工的都在往这个方面转,也不失为短期渡过难关的一个好办法。

几个受影响最大的领域:餐饮、旅游、外贸、跨境电商、人力相关行业。

当下除了众所周知的餐饮和旅游出海企业遭受重创,MaxCore Group CEO Jasmine Guan认为,跨境电商受疫情影响也同样出现了不少问题。例如Amazon推出的“卖家不能将生活必需品和医疗用品以外的任何商品发送至运营中心”等规定,则让国内外贸创业者头痛不已。

AKT Group CEO Lillian Yao更关注这个经济大环境下,与石油相关的产业和一些高污染行业,这类出海创业企业面临的风险在她看来最大。疫情期间做技术输出海外建厂等需要输出人力资源或者需要海外招聘的项目都不建议开展,各种障碍实在太多。

Infobip sale manager 姜智轩认为如今比较热门的出海赛道有三:fintech类(如蚂蚁金服)、电商类(如淘宝京东)和直播短视频内容类(如字节快手),在疫情影响下,消费疲软,海外的购买力下降让这些主流赛道创业者多少被影响。更为严重的问题是出海创业者面临着融资通道的匮乏,国内基金对出海赛道观望为主,估值可参考的比较少,交易结构比较复杂,退出通道不明朗,又受到中概股回流的影响。

出海创业者应对方法有“节流开源”两个方向的建议

疫情太突然,有些国家如美国麻痹大意,有些国家如新加坡拐点突至,这无疑会打乱创业者的一切计划。Infobip sale manager 姜智轩 系统为出海创业者、创始人自身指出了两个方向:

首先,Reactive——节流,计划的打乱也是绝好的优化内部结构的机会,有些尾大不掉的项目和冗员,立即拿掉。放弃继承自国内的野蛮生长打法,各处都在lockdown,也没地方撒野,把节省下来的部分资金投入上线精细化营销和运营,外部业务不足,工作量不饱满队伍就散了,用这个难得的机会让团队集中精力在内部改善上,也可以凝聚不同文化族裔之间的凝聚力。

其次,Proactive——开源,创始人花时间思考用户的行为模式变化,关注市场变化但不要下结论,毕竟全球疫情的拐点还没有到来。特别关注目的地国家的用户行为,观察他们在危机中的反映。出海创业的一大挑战就是对当地文化风俗的理解,而疫情恰恰是一次全民应激反应的体现,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性格将会展现的淋漓尽致。

另外,姜智轩建议创业者,积极寻找目的地的产业基金,优先考虑傍大腿,理解当地市场,建立当地人脉,吸纳优质的当地团队,建立品牌背书。即便项目失败了,有一只能够打仗的当地团队,足矣在疫情结束后东山再起。

延伸 · 阅读